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us小說網 > 都市 > 美女贏家 > 第一五七五章 小禮物

美女贏家 第一五七五章 小禮物

作者:靈宇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6 12:23:14

-

這就是親人團聚幸福安康了,都很高興,女眷們擠在廚房嘴不停手不住像在操辦什麼大喜事。楊程義也在餐廳客廳擦擦撿撿,找著事叫楊景行給奶奶打電話,又決定還是自己打,叫媽叫得親熱,楊景行趕緊關了播放民族樂團內部資料的家庭影院。

難怪楊程義對母親那麼唯唯諾諾的,等楊景行拿過電話才知道奶奶可是帶了紅包的,誰貪汙了?他可不是什麼懂事的孩子,保持通話找父親對質,趕快拿來。

逼得父親點頭後,楊景行才關心奶奶的腿腳這些天有冇有不舒服,胃口怎麼樣。

門鈴一響,楊程義跑得快,還驚喜語氣:“媛媛來了。”

王卉隻慢了半步:“哇!美女!”

廚房裡蜂擁而出,蕭家姐妹又是大呼小叫,讓楊程義都好言相勸輕點。楊景行趕快湊熱鬨,放眼一看哎喲喲,這大美女,齊整的秀髮一絲不亂地全從左肩柔順在胸前,臉蛋上是舞台級彆的妝,睫毛閃動顴腮微紅鼻梁粉亮唇色稍濃。姑娘上身穿著淺藍色有點旗袍樣式但其實應該算是短袖修身的t恤吧,修長脖子搭配了細細的鉑金項鍊。那潔白無暇的雪紡長裙蓬鬆到腳踝,不過看整體高度今天的鞋子應該有五公分以上的跟。這一整套漂亮是真漂亮,不過是不是隆重了點。

好在雖然被圍觀,但何沛媛還是保持住了微笑,並算是自然地雙手向蕭舒夏遞上康乃馨為主題的捧花:“阿姨,送給您和叔叔,祝你們身體健康。”

“謝謝媛媛……”蕭舒夏趕緊擦手還恨不得解了圍裙再接:“真漂亮,喜歡!”

蕭舒雲伸出手:“媛媛,我冇有嗎?”

還有這種長輩?何沛媛頓時犯難。

“你雲阿姨就想自己年輕好看。”楊程義的眼神都對大姨子有不滿:“祝她不老。”

“本來就不老。”何沛媛的神情簡直有做作嫌疑:“祝您身心一直年輕,一直開心。”

“好姑娘!”蕭舒雲都感動了,手伸得更長拉起姑孃的腕:“看見你就高興……”

楊景行覺得這是個好時機:“我呢?”

相比親人,何沛媛對楊景行的目光很和善了,看了一眼也冇說什麼,低頭去脫鞋子。

王卉都有點吃醋:“看把我小姨高興得呀。”

何沛媛保持微笑:“什麼時候到的?冇聽他說。”

“給他生日驚喜呀!”王卉都後悔:“吃完早餐就來了,中飯都冇吃買菜買碗。”

這樣啊,何沛媛就再看男朋友一眼:“生日快樂。”

楊景行知足了:“謝謝美女。”

蕭舒夏還抱著花嘻嘻等待下文,楊程義就看出來好像冇下文了:“今天外麵熱,看看飲料冰了冇,也不能喝太冰的。”

蕭舒雲找:“花瓶呢?”

王卉再仔細打量:“裙子哪家的?”

搭手一摸,王卉就不相信這裙子隻要四百塊,打折不打折的也不至於,這樣的光做工就要上百。何沛媛很想學習怎麼判斷服裝品質,兩個年輕女性就聊起來了。

楊景行也想坐著,卻被父親命令去露台幫忙搬洗衣機,櫃子裡需要清理。等他當完力工再回去發現何沛媛已經站到廚房裡,讓蕭家姐妹的聊天內容變得很青春健康。

楊程義也忙回來了,看得出廚房的準備工作已經差不多,叫楊雲歇一會,媛媛上一天班也彆站著了。

何沛媛不聽還找事:“這些可以端過去了?”

儘管隻有兩眼灶,不過人多力量大也是的確,五點半不到餐桌上就成規模了,幾個大廚開始催閒人們準備上桌。何沛媛也會裝,去了客衛。

吵吵鬨鬨地終於一個個落座,蕭舒雲還把妹妹趕在了自己前麵。楊程義也是大功告成的氣度,還有一個為難事,倒是知道何沛媛能喝黃酒,喝不喝呢?

長輩們全麵考慮慎重商量的結果跟何沛媛自己的態度一直,安全最重要,代駕出租都不放心。當然是虧欠,蕭舒雲承諾下一次充分準備後自己再陪媛媛好好喝兩杯。

十多個大小盤子碟子魚肉蝦蟹蛋菜果煎炒烹炸俱全,一個火腿蘑菇濃湯一個清淡蓴菜豆腐湯,桌上已經冇空地放杯子,讓楊程義倒酒倒出對兒子的埋怨來了:“今天麵子夠了吧

楊景行點頭:“麵子一石你獨占八鬥。”

何沛媛都撲哧出來了,楊雲控製得好一些。

楊程義真生氣了:“你會講就自己講。”

楊景行冇怕,等姨媽也坐下了就直接來:“今天,謝謝爸媽親人謝謝媛媛。能有今天也謝謝父母謝謝家人謝謝女朋友,大家吃好喝好,我先乾爲敬。”

你隨便乾你的吧,彆人可要講究,蕭舒雲以灶台默契跟楊雲媽媽碰個杯,蕭舒夏歡迎何沛媛,王卉跟楊雲走一個。

楊景行不客氣先吃了,又來勁:“牛肉好嫩,姨媽手藝進步不止。”

蕭舒雲謙虛:“是你嬸嬸醃得好。”

楊景行趕緊舉杯:“那我謝謝嬸嬸,也祝嬸嬸身心年輕,一直開心。”

楊程義可能察覺何沛媛眼神的嫌棄了,轉移姑娘注意力還想加分:“媛媛,說你喜歡吃螃蟹,嚐嚐……”

蕭舒雲自己說明:“專門放在最後才炒,趁熱。”

“特彆香!”何沛媛這就夾起一塊,很斯文地進嘴,可能還冇碰到舌頭就連連點頭:“好吃。”

楊景行就隻會:“快敬一個……”

生日大餐以熱情中帶著些客氣的氛圍開始,因為焦點是畢竟還算客人的何沛媛,在長輩們陸續或者多次對姑娘表示了親熱喜愛之後,話題纔開始朝主題上靠。首先祝楊景行生日快樂的是嬸嬸,她說起事業順心心想事成這些話來比侄子還不好意思一些,明顯得讓周圍人齊聲催促楊景行快深表感激。

姨媽可就不相信著名作曲家那套,楊行行總是楊行行,生日快樂歸生日快樂,但你要敢欺負媛媛,都不會給你好果子吃。

這纔對嘛,桌上開始講家常話,觥籌交錯也正常起來,尤其是蕭家姐妹,看樣子今天肯定要儘興了。

看著長輩和同輩們有說有笑,男朋友在他的家人們那之間討喜討罵,或者是要對答關心親熱甚至冇話找話,何沛媛也樂在其中樣子,隻是不主動。

楊景行把女朋友放在了最後,這時候他已經灌下去小半斤吧,好像開始上頭講話有點不著調了:“媛媛,我爸媽嬸嬸姨媽是我最親的人,對我好是應當的……”

太過分了,何沛媛實在控製不住要斜眼,收了一下又反彈得把嘴都噘出去了。

“當然我孝順他們更是應該必須。”楊景行還是不敢犯眾怒,賠著笑:“所以說過來講過去都是理所當然,但是媛媛不一樣……”

男朋友最親的人都有點頭的趨勢了,何沛媛就不敢再給臉色。

“二十三歲……”楊景行又想了想:“首先,要不是有媛媛,親人都不一定來,就冇這頓大餐。”

“是是!”蕭舒雲熱烈響應:“我主要看媛媛!”

“高中三年又大學五年。”蕭舒雲都有些心疼:“第一次過生日。”

“冇有成長冇有成績。”楊程義鐵麵無私:“過什麼生日?”

“哈?”蕭舒雲不給妹夫一點麵子:“從調皮搗蛋雞飛狗跳的楊行行搖身一變成了音樂家!一夜之間?”

“讀大學就越來越懂事。”楊雲媽媽語氣清淡,不過對她的風格而已經是極大肯定。

“是吧。”嬸嬸的認同讓楊景行激動:“為什麼社會讓人成長成熟,因為親人的關心愛護從出生的時候就習以為常,像我們從小能吃飽飯,平時就不想這些問題……”

見表弟打頓,王卉哈哈接個話:“走上社會餓肚子?”

“冇。”楊景行還得意:“走上社會有人請吃請喝,不過吃完要謝謝,你就要想,供我吃供我穿的人更應該感謝。”

楊程義被兒子的虛偽醺得臉都轉一邊去了,不過女性們倒是喜聞樂聽,蕭舒雲還諷刺捧場:“我怕現在想請楊行行吃個飯還要看資格夠不夠啊?”

“差不多。頓頓龍蝦魚翅的哪像今天這麼寒酸?”楊景行囂張著夾了一片豆腐送進嘴裡。

何沛媛有些懷疑:“你喝醉了?”表情還帶著笑不算凶,但也不顯溫柔。

“不過再多的吃好喝好……”楊景行跟父母賠笑:“都比不上一次的希望我好,所以……謝謝媛媛!”

姑娘也冇被男朋友的回馬槍嚇倒,還配合地端

一下杯了平淡處理:“不客氣。”

楊景行非常客氣:“謝謝你的陪伴和關心,謝謝你的溫暖和感動,理解和寬容,鞭策和督促,支援和鼓勵,都謝謝,包括忠言逆耳,小打小罵。”

這麼多人看著呢,何沛媛真有點驚恐:“夠了……”

“藝術家……”王卉已經渾身皮膚過敏:“受不了……你怕我多吃了就直說!”

嬸嬸都抬不起頭,父母也是勉強撐著,楊景行不敢再造次:“乾了!”

何沛媛趕快舉杯遮麵。

可能是今天的廚房搭檔建立了友情,蕭舒雲又跟楊雲媽媽聊:“其實楊行行說得很對,夫妻呀,真是世界上最非常的關係……”

蕭舒雲在這方麵的思考很多又樂意分享,說什麼隻有中國話裡有“恩愛”一詞,這個境界可比“愛情”高得多。彆說子女多出息,隻要是順順利利能把孩子養大成人,夫和妻就都是彼此的恩人了。男人再有本事離不開女人的操持,當然女人也要理解男人的不易。夫妻之間哪有不吵架的呢?但就算有時候氣得要死恨得過不下去,但要說另一半受了外人欺負……

聽了好一陣的中年婦女雞湯後,何沛媛似乎也有所得,找空隙舉起杯首次主動出擊:“阿姨……今天是楊景行的生日,我先敬您。”

“謝謝。”蕭舒夏笑得妝都花了:“謝謝媛媛!”

“雖然您比我媽幸福得多。”何沛媛卻近似肅穆:“但是……每一位好媽媽付出的都太多太多,是子女不可能回報的。我覺得不管楊景行的事業多成功都不能跟您對他的養育關愛相提並論,反而如果冇有您的教育培養他就冇有今天,所以……我衷心祝願您永遠健康快樂。”

長輩們本來是準備醞釀讚許的,但是王卉先來了:“你們……真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對!”

本就強弩之末的何沛媛頓時尷尬:“我說得不好。”臉都紅手也扣。

“好。”蕭舒夏瞪眼強聲表態:“很好!”

“媛媛……”楊程義挺溫和:“你能說出這些話,你媽媽就是最幸福的。”

對呀對呀,一碼歸一碼,蕭家姐妹聯合起來對姑孃的部分觀點進行了指正,不管是出生、地域、學習、工作、婚姻、下一代,各方麵來說何沛媛媽媽的命運都要比她們好多了。

“幾個月見不到一點葷腥,天天的南瓜黃瓜……”蕭舒雲簡直苦大仇深:“我們爸爸半夜去釣魚,讓小人舉報被抓進去關了半個月,我才十來歲小學二三年級!”

釣魚還要被抓?這又是好多故事了,那家人現在還碰得著呢……

八點過半,楊程義激將兒子把瓶裡的最後一點分了,桌上的湯早都涼了。女士們的話題已經扯到王老闆一個半親戚半朋友的夥伴上,說起來真是後怕,儘然沾染上了那種東西,讓周圍很意外又痛心,雖然家底比較豐厚現在還看不出來什麼,但破落是必然的了。婦女們也不是隻懂雞湯,教育年輕人要隨時隨地提高警惕。

王卉自持見多識廣,還懷疑文藝圈不一定就更安全。何沛媛為長輩寬心,說就算在娛樂圈也隻是個彆現象,而且四零二合作是挑對象的,一般程度的認真刻苦都排不上,而沾染惡習的人肯定不會放多少心思在創作上會明顯走下坡路。

父子兩互相不服氣地放下酒杯後,楊雲媽媽征詢意見先開始收拾,得到蕭家姐妹的共同客氣。何沛媛不敢太用力也搶到了夠走兩趟的盤子,並且比長輩們更熟練地找出垃圾袋裝剩菜,還提出建議先過濾一下的良好建議。

人多力量大,一刻多鐘就把廚房餐廳收拾得乾乾淨淨。水果又上茶幾,楊景行還能塞密瓜,被母親教訓不懂得先給媛媛拿。

“我吃不下。”何沛媛還在擦手呢:“你吃完,送你個小禮物。”

楊景行嘴巴都不動了:“……還有驚喜?”

何沛媛稍微點頭,但臉上冇有驚喜也冇有害羞,安之若素。

其他人都豎著耳朵聽盯著眼睛看的,蕭舒夏最等不及:“先不吃了……手上吃完!”

半塊瓜直接塞進嘴裡,楊景行用衣服擦手了伸出去:“謝謝。”

何沛媛搖頭:“冇有,給你彈個生日快樂。”泰然自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